BM | EN | 中文

揭州内伐木业多处乱象 凯鲁丁指伐木业成柔负资产

20201129jkcnb1.jpg

柔佛伐木业乱象丛生,州政府受促大力整頓伐木政策。

柔州境内频传伐木业出现滥伐情况,引起民众关注。国家诚信党新加兰州议员凯鲁丁今日在柔佛州立法议会上,揭露州内伐木业多处乱象,疾呼州政府整顿伐木业。

凯鲁丁也被誉为柔佛州议会的“环保州议员”,自他2018年胜选出任州议员以来,已就多项环保课题包括峇株巴辖武吉巴勇垃圾场、新邦令金滤水站水源污染,及森林保育等课题发声。

凯鲁丁今日在柔州议会参与辩论《2021年柔佛州财案》时,再次揭露州内伐木业乱象,直言伐木业已成柔州负资产。

诚信党新加兰州议员凯鲁丁

他表示,在明年柔州预算案中,柔佛森林局的维护开销达1700万令吉,但是伐木领域的预估税收却只有700万令吉。在2008年,柔州伐木业的收入一度高达2600万令吉。

“换句话说,伐木业今时今日已不再是柔州政府的收入来源,人民如今需要花1000万令吉来承担森林管理。倒底伐木的收入去了哪里?”

凯鲁丁表示,伐木税收锐减的原因,就在于森林资源的收割过程出现重大乱象,从最初的下批伐木林,到后来的批准伐木准证、规划伐木边界,到后来的伐木作业、缴税等都出问题。

他声称,据他了解,只有特定人士能获得州政府下批伐木林,而非通过公开招标。这些人在获得伐木林后,会把伐木区卖给非土着,而成功购得伐木林者与这些特定人士关系菲浅。

“在获批伐木林后,在划分伐木区作业也出现违例情况,包括这些伐木林可以深入到树木藏量更多的老林。在后期的伐木作业中,伐木公司也没有根据森林局标识砍伐树木,一些未获准砍伐的树木被连根拔起,以掩人耳目,伐木记录充满欺诈。”

“在后期记录树木的大小时,税收员也理应外合,只记录小棵的树桐,使到伐木公司得以逃税,只支付20%/的税务,对州政府造成损失。甚至,有许多个案显示,伐木公司根本无需缴税。”

凯鲁丁披露,一些有自觉的伐木公司,曾自发检举那些走私树桐的工人,也有一些购买漏税树桐的板厂遭检举。

“我曾针对上诉诸多现象向反贪污委员会举报,但案件至今却石沉大海。”

他表示,根据本身在今年9月的州议会上获得的资料显示,柔州永久森林的面积今年总达40万8300公顷,比2000年的35万8096公顷增加21%,然而有关面积的增加,森林局却没有明确标注是否将种植林(ladang hutan)的面积一同计算在内。

为此,凯鲁丁疾呼州政府重新整顿柔州伐木政策,并做出数项建议,包括下批伐木林必需经过公开招标、停止在永久森林中设立种植林、立法管制野生动物保护区及集水区免遭他人入侵、土着板厂执照配套需进行审计、对私闯永久森林进行偷伐的公司加强执法、划分伐木区应由专业人士,而非森林局普通官员进行,以免发生理应外合情况。

他强调,森林不同于矿物,它可以是再生资源,因此州政府应妥善管理,否则最终州政府将在管理森林资源事务上承担更高昂的开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