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 EN | 中文

[专访]加拉巴沙威种子达人刘惠萍 开设”心田一角种子铺”分享培植喜悦

picture1.png

刘惠萍与她收藏多年的种子。

你有没有想过,平常吃的蔬菜、水果种子都可以存放起来,培植成盆栽?

种子盆栽可用水或土培植,占用空间少,适合家居摆设;由于种子外露,所以培植者可以清楚地观察到种子发芽成长的过程,其中的乐趣让许多爱好者为之倾倒。

在古来加拉巴沙威的“心田一角种子铺”就有一位种子达人刘惠萍,多年来投入在收集种子的兴趣中,既培植种子盆栽,也使用特定的种子制作手作品。

刘惠萍喜欢每一颗种子都有生命,每一类种子从发芽到长成的过程都不一样。她形容自己就像是一个好奇宝宝,每当观察到关于一颗种子的新变化时,往往可以“玩”到深夜,去了解其中的规律。

她举例说,像种子铺里的蓝棕榈,它发芽的地方不在种子上的发芽点,而是在种子外的软茎,那软茎就像人类的肚脐,为长出的绿芽输送养分,非常神奇。

蓝棕榈通过软茎在种子外发芽。

“蒲葵的种子也是这样的。”她说,她在排列种子时发现这些棕榈科植物的芽点与其他种子不同,在培植中获得满足,也热切想要与人分享这份喜悦。因此就在自己的家乡加拉巴沙威设立了“心田一角种子铺”。

种子铺从2018年开始筹备,艰难地熬过今年3月开始的行动管制时期,目前刚刚开始营业。刘惠萍说,经营种子铺最大的目的就是想要分享培植种子的喜悦,“种子随手可得,就在大家身边,但却总是被我们忽略。”

棋盘脚种子(下)和种子长成的盆栽(上)。

从陶艺接触到种子

她想利用种子作为媒介,去传达“快乐不需要远求,美好的东西就在我们身边”这道理。她说,种子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东西,虽然微小,但能够在最恶劣的环境中孕育出生命,种子培植有无尽的学问让她投入学习,她也从中培养出耐性和细腻。

她说,自己在婚前曾开画廊,经营卖画、裱画;婚后为了照顾孩子和家庭,停下工作,感觉自己为家务事忙得就像是个疯子一样,对孩子的教养也大量使用体罚,把孩子鞭打得像斑马一样,却得不到效果。

为了让自己能够静下心,她带着三个孩子一同学习陶艺,在拉坯、盘条、揉泥的过程中让心能够沉静下来。心情平和、思路清晰,让她不再那么躁,也慢慢摸索到与孩子相处的方式,教养都变得顺利起来。

刘惠萍之所以会开始接触种子,也跟陶艺有关。她说,大约是9年前,她还在学习陶艺时,制作了一些不大不小的容器,不知道能够作何用途。当时就有朋友建议她说,不妨像台湾的种子盆栽达人林惠兰一样,用这些容器培植种子。

于是她就上网搜寻林惠兰的相关视频,看了之后觉得非常喜欢,自己也就投入其中。到后来是连陶艺也放下了。

她说,相对于种子培植,陶艺需要的客观条件更多,需要有窑才能烧出成品,她学习了从拉坯到上釉各个环节,但就一直没有学习到烧窑的技巧。

“种子培植也不容易,但种子随手可得,我们吃的水果几乎都可以留下种子。即使是寒带水果,像苹果,在这里也能发芽,只是它的生命期较短。”

刘惠萍种植各种各样的种子,除了各种食用类的蔬果种子,她也在外捡拾各类街树落下的种子。她说,以往未接触种子之前,她对于周边不敏感,但现在,仿佛是获得了一把可以进入种子世界的钥匙,在日常生活中处处是乐趣。

她说,偶尔开车看到一棵开花的树,之后会再回头去观察,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回到同一地点,等待果实成熟,种子掉落。她就是这样收集到腰果的种子。“因为我迷上种子,这爱好也影响了身边的人,尤其是家人,现在不管他们去哪,总会给我带一些种子。”

心田一角种子铺里有各式各样的种子盆栽,有的是单独一颗种子,像福木种子盆栽;有的是多颗种子,像龙眼种子盆栽。为了让多颗种子一同发芽时显得更美,刘惠萍会仔细地排列种子,让它们的芽点朝上。在选择盆器和布局上,她也十分讲究,作品反映其审美追求。

龙眼种子发芽,变成一盆翠绿盆栽。

目前种子铺里除了销售种子盆栽和种子手作品,也展示经营者的收藏品,未来会开班教导种子手作。刘惠萍欢迎访客到种子铺参观,欣赏种子的美。

她说,种子铺取名“心田一角”,寓意每个人的心就像稻田一样,分割成许多不同的部分,给不同的人、不同的事,她为种子保留着自己心中的一个角落。

有意参观“心田一角种子铺”的公众,可浏览种子铺脸书专页,提前预约。

使用各类种子制成的手作品。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