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 EN | 中文

陈毅强:民政党频发表争议性言论只为刷存在感

JKCNaa.jpg

刘华才挑战安华只為刷存在感。=图截自《大馬局內人》网站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社青团理事兼金成功支部秘书陈毅强抨击,民政党在争议性课题前发表争议性言论,只是为了刷存在感!

他今日发表文告指出,国盟政府原本就缺乏民意,须知人民在509大选所支持的,是当时的希盟政府,而非现在的国盟政府。

他直言,民政党在509大选也已被选民唾弃,当该党在希盟执政后宣布退出国阵,坊间普遍对该党有些改观,觉得民政党在彻底败选后终于”硬起来”。

“接着,当该党单独上阵丹绒比艾国席补选时,面对实力强大的希盟和国阵,也或多或少赢得了少许来自民间对该党钦佩。”

然而,陈毅强抨击,民政党在今年2月喜来登政变后,频频为国盟政府背书。

“再这样下去,民政党非但无法从国盟手中得到任何”甜头”,甚至连政党本身最后一丝的尊严也会荡然无存。”

陈毅强要求民政党副总秘书温蒂解释,为何要把疫情再度爆发的责任归咎在沙巴前任首长沙菲益,而不是夺权的巫统?

“很多人都不了解民政党的思维模式和逻辑基础,为何夺权的是巫统,造成沙巴州政府解散的是巫统,但错却在沙菲益呢?”

“ 简单而论,沙巴变天时,就如同沙巴发生了破门行窃案,身为当时的屋主,沙菲益发现了盗贼自然就是要抗匪,因为他要保护全屋人的生命财产;但是今天温蒂却认为,既然有人来抢,沙菲益就好好交出所有生命财产就没事了,所以最终错的是受害者,不是盗贼,那我国还需要法律吗?还需要警察或执法者吗?”

陈毅强直言,沙巴州选后,新冠肺炎疫情也开始爆发,温蒂却在这个时候跳出来为国盟背书,似乎是在捞取廉价的政治资本,同时示好国盟政府,无疑是希望重返大联盟,祈求获得一些资源和重返执政体系。

“ 今天,当民政党全国主席刘华才挑战公正党主席公布支持他的国会议员名单时,我想知道民政党目前有多少名国会议员,而且他是以什么身份挑战安华?”

“ 无论是温蒂的言论或刘华才对于安华发起的挑战,我都只能将这些诠释为刷存在感,民政党无疑是希望国盟政府能留意到该党,同时对后者伸出橄榄枝。”

“想当初,一个拥有中央资源,一个拥有首长和部长的政党,今天沦落到要靠挣热度的方式生存,也确实悲哀,但这样的方式只会越来越让人民反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