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 EN | 中文

[专访柔州前行政议员陈正春](下)地方选举是解决之道 议会主席,议员必须向选民交代

tan-chen-choon-oi0frq65czdddz0wg9m7634hste5n5ytptvwl39pfk.jpg

陈正春

在地方议员系列专访中,数位议员提及地方议会选举是解决县市议会问题的其中一个重要方法,柔州地方政府、城市和谐及环境委员会前主席陈正春赞同他们的说法。

陈正春指出,通过地方选举,让选民票选地方议员和议会主席,即所谓的市长、县长,这将会让市民对在位者更有印象,也更有要求。

他说,在现有体制中,地方议会主席身在柔佛公务员(Johor Civil Service)体系内,由州秘书推荐人选,必须获得州务大臣的点头,由州政府委任,议会主席向上司负责,而不是直接向民众负责,所以许多民众可能根本不知道谁是当地的议会主席。

他说,地方议会主席的表现评估也不透明,那是一个不对外公开的内部评估制度,别说一般公众,即使是州议员、州行政议员也不知道各议会主席的获得怎么样的评估。

他说,同样的,地方议员也没有一个正式的评估制度,有的只是人民的口碑。他认为要有透明的评估,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恢复地方选举,通过选举,中选者都必须向选民交代,被选民问责,选举结果也最能够反映人民的意愿。

“不过目前最大的阻碍在于联邦宪法,槟城州曾经要求选委会进行地方议会选举,但最终被宪法禁止。其他一些州属也曾经尝试绕过宪法,用先选后委的模式去委任村长,但从法律的观点来看,这些选举的合法性是可以被挑战的。”

“我同意应该回归到地方选举,不过地方选举必须要有法律的基础。”

(图片来源:柔州地方政府官方网页截图)

地方议会的效率问题

陈正春说,在目前的体制下,地方议会主席服务两或三年后就会被调派到另一个职位,时间确实不长,州政府应给予他们足够的时间去推动一些政策;不过话说回来,任期短也不是议会主席没有作为的充分理由。

他说,实际上这些议会主席都是非常有经验的公务员,他们在公务员体制中打滚数十年,对于调派之事已习以为常,有的议会主席也曾在州政府中担任高级别职位,他们熟悉程序,即使被调派,对地方议会事务也可很快上手。

他指出,一些有魄力的议会主席确实也在有限的任期内推动了不少好的政策,所以除了服务时间的长短外,议会主席的表现更主要的还是取决于当事人本身的魄力和推动改革的意愿。

另外,他说,柔州两个市政局的收入固然非常可观,但市议会、县议会的收入则远不如市政局,尤其是县议会,可支配的资金有限,如果地方议会要大事地规划建设发展,议会主席就必须要积极找钱,从州政府、中央政府其他管道申请拨款。

“比如昔加末,来自产业税的收入一年约3,000多万令吉,用在公务员薪资的固定支出花了一部分;进行一个工程,数百万令吉是很普遍的,如果要进行一个上千万的大型工程,地方议会主席就真的要很努力地从不同的地方找钱。”

针对效率问题,陈正春以地方议会立法或修法为例,他说,修订条规(Undang-undang Kecil)的程序是先由地方议会里头的相关委员会提出、讨论,寻求通过;接着带到地方议会的全员会议上寻求通过;然后呈上予州政府的相关委员会寻求通过;由州秘书签名通过;最后呈上予州法律局。

他说,整个程序所需的时间不一定,得视相关条规的复杂程度,一般上好几个月的程序时间是正常的,如果地方议员了解每一次的开会议程,做了充分的准备,非常了解地方民情和行事程序,则有助于加快程序。

“像州法律局的部分,其实在呈上予州法律局之前,就应该已经寻求过该部门的法律咨询。”

对于国盟政府是否会延续希盟政府所提出和推动的一系列与地方政府相关的措施,陈正春表示他也无法断言,一切得看新政府的执政方向。他为希盟政府因政变而无法继续推动改革感到遗憾和惋惜,也希望国盟政府,从州政府到地方政府都会加强跨部门合作,延续良政。

延伸阅读:[专访柔州前行政议员陈正春] (上)黑名单不能根治承包商施工不达标问题 关键在于官员和议员监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