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 EN | 中文

综合格斗技爱好者 古来设MMA拳馆招收学员

20200219_211155b-scaled.jpg

热爱综合格斗(MMA)运动,教练刘志恒和学员叶伟强于两年前合股在古来开设Ultimate MMA 古来分馆,在区内大力推广这项新兴运动。

他俩于日前接受《当今柔州》采访,介绍综合格斗运动目前的发展情况。

刘志恒说,目前柔佛州的综合格斗运动在全马可说是最蓬勃的,一方面是因为被称为“大马综合格斗之父”的杨千毅在新山茂奥斯汀花园设MMA拳馆,培育新一代选手,另一方面是因为柔佛临近新加坡,而新加坡人所创办的ONE冠军赛(ONE FC)是亚洲最大型的MMA赛事。

“当然吉隆坡的拳馆也很多,下来就是槟城。”

刘志恒最早接触综合格斗运动也是在茂奥斯汀花园的Ultimate MMA总馆,在成为教练之前,他是一名MMA选手,拥有实战经验。叶伟强说,在两年前,古来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想学习MMA,他就找上刘志恒,邀请他来教学。

“开始的时候也没有拳馆,一群人找个场地自己练。练了有半年多,我很想继续学下去,也想更进一步推广这项运动,于是就与教练合作开设Ultimate MMA 古来分馆。”

叶伟强

他说,学习MMA在形式上比较自由,它更讲究实战,而不像空手道或跆拳道那样有段位晋级考试,不过因为MMA涵盖了泰拳、巴西柔术的技术,如果学员想要考段,也可以去报考泰拳和巴西柔术的晋级考试。

“平常训练,学员练习招式,也练习对打。不过学员如果怕受伤,也可以不参与对打。”

刘志恒

教练刘志恒说,许多人以为学习MMA受伤的机率高,但他个人认为,跟一些激烈的体育运动如篮球和足球相比,学习MMA受伤的机率并不见得更高,因为在教学时,教练首先强调的就是自我保护。

他说,在该拳馆学习的学员,既有4至12岁的儿童,也有年龄近60岁的年长者,所以年龄、性别都不是学习MMA的障碍。

“男女学员的比例大约是7:3,我想这也大概是其他拳馆的性别比例。”

除了坚持练习,比赛也是提高学员格斗技能的有效途径,刘志恒鼓励学员参与比赛。我国民办的极斗拳赛(Ultimate Beatdown)大约每三个月举办一次,除了马新选手,还有来自印尼和菲律宾的选手,赛事中分综合格斗、拳击和踢拳(也称自由搏击)三个项目。

刘志恒说,古来分馆的一些成员参与过极斗拳赛,也在拳赛中获得佳绩。

提到综合格斗运动在国内的发展,他承认目前社会还是认为这项运动较暴力,官方也没有将这项运动纳入官方的大型运动会中,所以主要还是要依赖民间推广。

“相比之下,泰拳就更受到官方承认,也是马运会项目。”

Ultimate MMA 古来分馆每星期一至星期五晚间开放,学员可以按学习次数付费,也可以选择付月费或年费。记者也参访了拳馆里的其他成员。

学员进行拳击对打练习。

郑慧芊

郑慧芊:打拳可锻炼身体 增强自信

年仅17岁的郑慧芊是拳馆里的儿童班教练,他本身也是一名综合格斗选手和泰拳选手,从15岁开始学拳,曾参与马运会泰拳选拔赛。

他说,他是在父亲的鼓励下开始学拳防身,小时候不太喜欢这运动,后来渐渐喜欢上综合格斗。

“除了锻炼身体以外,打拳也让我增加自信心,变得更有勇气,我鼓励女性学习综合格斗。”

郑慧芊体重只有42公斤,在拳赛中时常找不到同一重量级别的对手,所以必须跨1至2个级别,跟比自己重的对手比赛。虽然如此,自参赛以来,他取胜的场次还是居多。

他说,他不认为体型是学习MMA最重要的条件,技术比身型更为重要。

穆尼斯

穆尼斯:准备参加极斗拳赛

20岁的穆尼斯是运动爱好者,除了学综合格斗,也学习游泳和打羽毛球。

他接触综合格斗的时间不长,只有三个月,但已经准备报名参加来临一届的极斗拳赛,对比赛充满期待。

被问及第一次参赛是否会感到害怕,他说:“教练对我有信心,我也想尝试一下。”

“三回合的比赛,每回合两分钟。我觉得自己应该撑得住。”

平常在拳馆,他们每回合的训练是5分钟,这是为了让学员锻炼更好的体能。

黄志平

黄志平:从学拳中找到乐趣

50岁的黄志平是较年长的学员,他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不太能跑步,本身也不太喜欢到健身房去健身,反而是从学拳中找到乐趣。

“我觉得打拳挺好玩的,也可以学到一些防身术。”

他说,平日他多数是练招式,偶尔也会练习对打。

“体力当然不如年轻人,但他们都很照顾我。”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