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M | EN | 中文

[专访导演梁家恩] 新港新村 还没说完的故事

Capture5.png

如果只能以5分钟讲述一个关于家乡的故事,你会从何说起?

在去年房屋及地方政府部主办的《新·新村》微型纪录片大赛中,参赛者各显神通,从不同角度去记录新村之美,展现新村的历史与文化。不少参赛者皆选择以感性怀旧的方式去叙事,但最后成功夺下公开组首奖的作品却是出奇制胜,以诙谐搞笑的口吻去记录自己成长的家乡。

导演梁家恩

梁家恩的得奖作品《德士安哥》既是关于两位资深出租车司机的生命小历史,他们的工作,他们的生活,他们的恋爱;同时也以小见大,回顾新港新村以及其他类似乡镇的公共交通史,叙说在这些被公共交通遗忘的地方,民间是如何自食其力,苦中作乐克服困难。

日前《当今柔州》专访导演梁家恩,听他娓娓诉说《德士司机》的创作起源,以及许多他想说但还在酝酿中的新港故事。

记者:首先恭喜你的作品获得公开组首奖,为什么想要拍摄《德士安哥》这部短片?

梁家恩:最大的契机肯定是《新·新村》团队举办了这场微型纪录片比賽,让我有适合的平台发表以新村经验为主题的作品。不过在这之前,我也有一些拍摄家乡纪录片的构思,但拍摄动机不是想展示新村经验,比较是想呈现我个人的成长经验。

记:新村之于你的意义是什么?

梁:是我的成长回忆,很庆幸在新村度过一段美好的成长时光。

记:在构思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拍摄新港新村的其他故事?

梁:有好多个,哈。

记:可以谈一谈吗?

梁:这里略谈最有感的两个。

第一个题材,是现金券文化。新村里唯一的华小,会在每次考试后评鉴出每一班的优秀奖和进步奖。这些奖励在年底会结算成现金券,可在新村里指定的杂货店和文具店消费。回头想想,这个奖励方式带出的讯息好直率:会读书就等于会赚钱。但同时也有一种“自己村的小孩自己宠”的感觉,这样的人情味我觉得值得记录和分享。

第二个题材,是一间教师的故居。这位教师当年从中国南来,是我父母那一辈人的小学老师。他很有生活情趣,教书之余还把屋子打造成一个小型艺术园区。在那里,你可以看见书法写在质朴板屋的外墙,周围立着几座造型怪异的石雕,后院有几棵高大的椰树,底下是仿中国园林风格的院落,方方寸寸都感受到他的心思,一派文人雅士作风。

当年我父母辈时兴结婚当天,帶着亲朋戚友来这里拍摄外景照。也因为这样,我才可以一睹这小屋的旧日风采。在我有记忆以来,这小屋已成了移工宿舍,院子疏于打理,光彩尽失,村民和小屋完全断了互动,非常可惜。这个题材其实最触动我,因为可延伸的面向真的很多,包括老先生的生平事迹、集体回忆的世代差异、父母輩的婚姻故事、村子人口结构和经济活动的演变等等,简直可以汇整成一部地方志纪录片。五分钟的微纪录片装不下它。

记:所以最后选择拍摄《德士安哥》?

梁:最后我选择拍摄《德士安哥》,一方面基于现实的考量,相比其他题材,我最有把握《德》可以在两天的时间里完成拍摄。另一方面,我是觉得从这个职业去呈现新村的生活感也蛮新鲜的。

片中沒提到的是,德士安哥们在我的成长过程中,真占有一席之地。我们家每年会有一个固定行程,就是年末学校长假时,会到新山的阿姨家住上一两个星期。我们非常期待,因为城市的景物总是令我们感到新奇,妈妈也会趁这个时候添购全家新衣。但我家是一直到我念大学时,才开始有自己的车子。所以在这之前,如果要去阿姨家,我们就必须“包车”往返。这一年一度的进城之旅,像是一年一度的成长仪式,而片中的两位安哥都曾参与其中。我至今都还记得他们沉默专注驾驶的身影。

调整叙事风格

记:《德士安哥》与其他参赛作品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这部片的喜感,请问这是在拍摄之前就决定的吗?还是在拍摄过程,或是在剪片时才成型的?

梁:正式拍摄前,其实是想要制作一部类似中国“一条视频”那样知性疗愈风格的微纪录片。但是受访者们自然流露的草根喜感,让我们在拍摄过程中就觉得应该要调整叙事风格。而在剪接初期重看素材时,更加确定这个想法,于是就成了最后大家看到的样子。

受访者莫德锦

当然我们也担心受访者的观后反应,所幸他们也沒抗拒。其实我们舍掉了访谈中好些内容讯息,那都是受访者很想传达的。比如其中一位德士安哥莫德锦先生,他长期在新村做社区服务,是前任县议员,也是现任小学董事长,对村子的发展有很多观察和意见。我与他对谈的时候,明显知道他有备而来,表达得很完整。但碍于纪录片的主题和篇幅,我们做了取舍。不过我们同时也承诺了德士安哥们,会再制作一部加长版的《德士安哥》。

记:到目前为止,《新·新村》团队已经在多少个地方放映过这部片子?各地观众的反应如何?

梁:应该有十个地方左右。老实说,我也不太清楚各地观众的反应。不过《德士安哥》在村子里有引起一些回响,好些外迁的村民也在网络上积极分享短片,并分享自己的德士回忆。

东海岸作品让人大开眼界

记:你如何评价其他的参赛作品?有没有其他的作品是你特别喜欢,想要推荐的?

梁:东海岸一帶的纪录片内容让我开了眼界,因为那里的人文地理我真的不太了解。

我比较想分享的是,从主办单位那里得知,这个比赛其实吸引了好些零拍摄经验的村民参与,其中不乏退休人士。可想而知,他们一定面对许多技术问题,也确实向主办单位请教不少,最后克服种种困难完成作品,成功向大众分享自己的新村故事。我觉得这份参与的热情,是这次比赛最美丽的地方。

记:你如何看待新港新村的未来?

梁:新港新村年轻人口有规模的回流是不太可能了,人口老化是一个必然的趋势。我觉得可以顺势而为,把这里打造成一個更适合退休养生的地方。这不意味着死气沉沉,反而应该是更注重生活品质、环境保护和人际互动的地方。同时,也可能会吸引一些追求此类生活方式的年轻人前来聚居生活,注入生机。

记:感谢你愿意接受采访,分享精彩的新港新村故事,希望未来你能顺利把这些故事记录下来。

梁家恩导演简介:剧场工作者,游吟者剧团创办人,《缺/失的对话》剧场新生代交流计划发起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scroll to top